Monday, 11 September 2017

Saturday, 29 April 2017

悲情柬埔寨


上星期去了吳哥窟走一趟,回來後。。。

S:其實去睇吓啲古蹟同環境,都可以嘅,不過都幾心 'up'。。

媽:我早兩日見過你 Uncle T,我問佢有冇諗過返去柬埔寨睇吓,佢話冇!

S:佢地係咪成家都冇人喺柬埔寨架喇?

媽:冇晒喇,走晒出嚟。

S:咁我係 Uncle T 都唔會想去,傷心地!我地睇過啲資料,金邊 50 年時有 30 幾萬人,到 7 幾年時得返 3 萬幾,我諗返,50 年咪即係 Uncle T 重喺柬埔寨囉,得幾歲,佢地就係呢啲年代走。。。

媽:係呀,Uncle T 重喺果度時金邊幾咁繁榮。。。

S:佢地在金邊嗎?我記得細個成日聽你地提,好似話 Uncle T 啲朋友,阿 H 哥哥、重有個 CH,都係金邊華僑。。。

媽:Uncle T 一家應該唔係金邊,而係第二大城市 xxx (其實媽有提城市的名字,但 S 寫這個時忘記了),你細過見過果個 H 哥哥,一家 11 口,大部分死晒!

S:吓!😰😰😰。。。邊度都好啦,咁 Uncle T 個老豆都幾叻喎,成家走晒,如果好似 F 舅父,留咗一個在越南,都好慘!

媽:佢地都唔係一次過走晒架,你 Uncle T 64 年至返大陸,識咗我地,當時佢成家仍在柬埔寨。。。

SUncle T 好似老豆咁自己想返大陸㗎?

媽:係呀,所以係佢自己一個。。。

S:咁佢地一家幾時去澳門?我記得初中去佢地鋪頭時,好似已經落地生根咁。。。

媽:應該係 7 幾年,你 Uncle T 2 細佬好野,覺得唔對路,提議佢老豆賣晒啲野走,其實佢地嚟過香港的,但因為 xxx (省吓幾佰字)冇留低。。。

S:咁後期?我以為一早去添,我記得 Uncle T 有個細佬喺美國,唯一嘅細妹喺法國。。。

媽:佢 6 弟被送過去集中營。。。

S:佢 6 弟係咪後來移民澳洲但話好悶又返返嚟果個?

媽:咁應該係 5 弟,果時佢地成家已去咗澳門,佢媽返去柬埔寨搵,攪咗一大餐,終於搵到,唔知點搵咗美國領事館,最後係以佢 5 弟嘅名義,投資咗好多野,佢 5 弟直接去咗美國。。。

S:唔怪得啦,咁佢細妹呢?

媽:佢細妹個老公(當時未結婚)全家死晒,走咗出嚟,去咗法國,你 Uncle T 個妹跟埋去,所以得佢喺法國。。。

S:全家死晒😰😰😰。。。

媽:係呀,你 Uncle Sam 都係,即係 Uncle T 個堂細佬。。。

SUncle Sam? 即係細個時同我地住過,後來去咗法國果個?

媽:係呀!

S:唔怪得佢啲性格咁古縮啦⋯⋯ 後來我 9x 年第 1 次去巴黎時,打電話比佢,佢好似唔知我係邊個,我以為佢唔想見我地,冇再搵佢,如果我知,一定搵佢,代老豆去探佢。。。

可是,世事沒有如果,事隔多年,我們一家兩年前再訪巴黎時,已經沒想過要找 Uncle Sam,希望他一家安好。

和母親這一席話後,一直放不下,其實這些口術歷史,S 從小時已經 by bit & pieces 聽過不少,從沒整理過,今次想寫下來,但回來後翌日立刻上班,忙了整個星期,星期五晚長周末前,夜欄人靜,把他記下來。

看似很長的文章,其實只是歷史中一個微小得不能再小的部分,但已經涉及十多二十條人命。

感恩活在沒有戰爭的時空和地方。


Saturday, 1 April 2017

想您

原來時間確實是回憶的最大殺手,所有記憶,無論有多深刻,總會被時間在無聲無息之中帶走。

要不是那年有件大事名叫“沙士”,S 已經無法想起,原來那年是 2003 ,如此就 14 年了!

更驚人的是,今天最想聽的,原來已經是三十年前的老歌,或許連 Leslie 自己那時候也沒可能想像得到,三十年後的此時此刻,迷離的結局竟然是,有人用這歌來懷念他自己。。。

【想妳。張國榮】



Monday, 20 March 2017

讀書唔成去外國?

朋友:真係好,你明白我個女唔係讀書唔成至去外國,啲親戚初初知道阿女出去讀書,個個都問,喺香港讀唔上咩?阿女成績唔錯, xx 科走前全級排第三。。。

S:啲人無知,理唔到咁多,最緊要係自己知自己事 :-P

然後我倆一起大笑。。。

其實,會不會出外升學,在每個家庭有不同的考慮,S 一家從 M 年紀還小時,已經有此打算,最大原因是想 M 嘗試一下獨自一個人生活,學會解決生活上會遇到不同的問題,是以打從他初中,便要學習煮簡單的食物,做家務等,雖然並非天天做,但少至不會埋怨為何要做這種事情。。。不為什麼,人生在世,這些是生活其中一部份。

M 初時不太接受,因為社會上有不少聲音都說“讀書不成才去外國”!

沒錯,在留學生的圈子中,確實是有人因為不適應香港的教育制度而離開,因為外面的世界很大,不但教育制度和香港不一樣,而且有許多不同的學科丶甚至有如香港從前的“職業先修”學校,讓不喜歡主流 academic 科目的學生有所選擇,例如髮型設計丶廚師,又或是 fine arts 等;而更重要的是,某些制度彈性比較大,中學年代沒選好想讀什麼的話,一樣可以先進大學而後決定主修什麼科目,又或是轉學系或主科比香港容易佰倍。

記得第一次在 M 的學校聽關於留學外國的講座,老師提醒,家長千萬別對子女說“喺香港入唔到大學就去(外國)啦”,因為有了這一句,結果往往是真係入唔到。M 的成績並非超級,但也算得上中上而且算是“讀書人”,所以,S 一向給 M 的訊息是,去外國也要入中上的大學(例如去英國的話,至少要是 Russell Group),絕不是去 “hea”

經過一輪資料搜集丶選校丶報考有關的考試丶撰寫 personal statement 等過程之後, M 明白要入讀優良的大學,除了成績要有一定水準之外,準備的過程就如做了一個 mini project,因為我們沒有假手於 agent,而是找每樣資料和預備功夫也是親力親為,完成之後,M reflection 是,就算最終沒有去,過程已經學懂了不少平日課堂沒有教的,包括經典的 Murphy’s Law (what can go wrong, will go wrong),而更甚的是,沒想過會出問題的環節,原來也可以出問題。。。是以重要的事情千萬別待至最後一分鐘才做。

如今 conditional offers 都已經有結果,下一輪是在 5 月初選出兩家最想入讀的大學,其餘的要放棄,以確保不會出現少數學生“霸”着大部份學位的情形,而在研究保留那兩間 conditional offer 的時候,又發現 DSE 確實是個奇怪的制度,有機會的話寫下來分享一下。
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